中國心理咨詢領航機構
分享到:

沙龍培訓

新浪微博

沙龍培訓 當前地址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沙龍培訓 > 正文

真實記錄紐特教育139期訓練營的紀錄片《鏡子》火爆朋友圈!

發布時間:2017-05-28     浏覽次數:

作者:蘭心
出品:婚姻與家庭雜志(id:hunyinyujiating99) 
小婚家說:
開車需要有駕照,老師需要有教師資格證,但是做父母卻可以無證上崗。因此,往往自以爲給孩子傾注了無數的愛,到頭來卻是對孩子滿滿的傷害。紀錄片《鏡子》告訴我們,比起問題孩子,問題父母更需要被改造。


最近,朋友圈被一部紀錄片刷爆了,沒有偶像、沒有明星,主角是三個普通的家庭,這部紀錄片叫《鏡子》。【文末附《鏡子》視頻】


這是一部由央視用10年時間策劃、兩年跟拍最後剪輯出來的3集紀錄片。


這部試圖探討家庭教育的紀錄片,通過3名被父母送入特殊學校接受“改造”的辍學少年的真實經曆,反思了當代家庭教育中存在的現實問題:


爲什麽孩子會有網瘾?


爲什麽孩子不願上學?


爲什麽孩子不聽父母的話……



一個個問題,直逼父母脆弱的神經,幾乎令他們精神崩潰。


從紀錄片中我們可以看到,孩子教育失敗後,大多數家長們只會在孩子身上找問題,卻看不見自己的問題。 




爲什麽說,孩子是家庭的“鏡子”


有人把孩子的反常表現比喻成“中毒”,可惜的是,兩代人對“病毒”的定義迥然不同:



家長們認爲,這些病毒是網絡、電腦、手機和孩子的懶惰;


孩子們卻覺得,這些導致自己癱瘓的“病毒”,是父母的控制、是學業的重負以及愛的匮乏。



到底是什麽阻斷了親子間的交流,讓兩代人的代溝越來越大呢?我想,《鏡子》中選出的3個典型家庭,已經接近了這個問題的真實答案。






家明,是一名高一新生,開學後卻不肯去報道,放棄學業天天在家上網。他的理想,是做一名“背包客”。對于兒子的想法,家明爸爸十分不認同,他覺得自己一旦同意,就是毀了孩子的一生。


在家長培訓環節中,培訓師問家明爸爸:“孩子做背包客的理想是誰給他的?”家明爸爸被問愣了,隨後培訓師播放了家明的視頻,孩子說:“考試前,他們說,考完了隨你便,想幹什麽幹什麽。可考完後,他們又說,最近太忙,等有時間了再帶我出去旅遊……”


從家明的家庭中,我們看到了父母對教育的極端控制,家明爸爸認爲孩子優秀的唯一標准就是學習好,所以在這個單一的目標下,孩子産生了被吞噬的恐懼。家明想到了用流浪反抗。不能去流浪,就躲在家裏上網,總之,不再按照家長的意願做。






同樣的情況,也發生在張钊家中。


張钊是以“早戀”這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被關進培訓學校的,和女友同居、把父母趕出家門這項“罪名”,似乎足以對他實施道德的審判。表面上看,張钊因爲早戀失去了理智,實際上,兩代人之間無法溝通,才是造成問題的最根本原因。


兩年前,家明就曾向父母傾訴自己“在學校壓力很大”,母親的回複是:“學校有幾千名學生,別人都能忍,爲什麽你不能忍?”慢慢地,傾訴變成了抱怨,再由抱怨變成怨恨,甚至試圖以“想跳樓”來說服家長理解自己時,父母仍然固執地認爲“他就是說說,根本不敢跳”!最終,張钊沒有采取極端行爲,卻對家人徹底絕望。






同樣是破碎的親子關系,有的孩子用憤怒來面對,有的孩子則選擇另一種方式。


14歲的澤清,是極少數自願參加訓練營的孩子,他想通過自己的行動“挽救家庭”,他說:“我是家人的一面鏡子,我將用我的行動,把家人從夢中喚醒。”
據澤清回憶,媽媽總是以工作忙爲借口推開自己。在家庭中,她脾氣暴躁且固執己見,父母間甚至會大打出手……”


從始至終,《鏡子》一直在向人們傳達這樣的一種理念:孩子,是家庭中的鏡子。孩子的問題,是整個家庭問題的折射。


它在提示我們,透過一個孩子,我們能看到整個家庭的全貌。只不過身處問題之中的家長們常常無法自知,反而期待著借助一切外力來改變孩子。在這種微妙的較量中,孩子“中毒”越來越深。

照《鏡子》,短暫的反思遠遠不夠


和一般的訓練營不同,武漢這所訓練機構“改造”孩子的同時,開設了家長課堂。家長們通過6天的學習,重新“持證上崗”,期待著親子關系發生逆轉、重燃對孩子和生活的期待。可惜的是,家長們象征性的反思和短暫的行爲改變,並不能真正地挽回孩子的心。


家明的父母,在培訓結束後的第二天,就把兒子接回了家裏。他們陪兒子在武漢做背包客、給兒子買了喜歡的寵物、鼓勵兒子做自己喜歡做的事……


可惜,種種努力好景不長,家長們在培訓學校中積累起的動力和耐心耗光後,看到孩子仍然不肯改變時,家庭重回舊態。


家明爸爸很困惑:爲什麽自己這麽努力,都不能換來孩子的悔改呢?很簡單,導致孩子問題的家庭結構並沒有真正的改變。


之前,家明爸爸就像是驢拉磨一樣,承擔著孩子所有的成長的重任。他幫孩子規劃好了人生,並鞭策孩子努力前行。


當孩子不按既定軌迹行走時,他覺得自己整個人生都失控了。種種順從孩子意願的行爲,也只是“緩兵之計”。他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,孩子識破了這一點,也學會了表面敷衍,繼續用學習的問題和父母周旋。


當然,除了敷衍,也有試探。張钊回到家中不久,試著對母親的唠叨和抱怨提出意見,然而張钊爸爸立刻教訓兒子:“家不是講理的地方,要講接納和理解。”很明顯,張钊爸爸沒有換位思考,直接否定了兒子的“反抗”。


這是典型的雙重標准,也是很多家庭都會犯的錯,他們把理解和接納變成一種對孩子的單向道德要求,自己卻不能好好地實踐這些標准。所以,孩子改變起來很難,他們缺少大人的良性示範,也很難在這種差別待遇中找到改變的動力。


至于澤清,這個對家庭忠誠的孩子,在訓練營苦苦堅持了很久,卻看不到家庭徹底改變的希望。于是,帶著自己的問題繼續向《心理訪談》欄目求助。


我不知道,這個孩子走多遠,才能挽救自己的家庭。或者,他像其他的兩個孩子一樣,不再期待父母改變。無論怎樣,這都是一條艱辛的路。在這條路上,光有父母暫時的改變和表面的反思遠遠不夠,孩子們需要感受到父母的誠意和成長,才能放下敵意,內心中成長的動力和一切關于美好的幻想才會慢慢複蘇。





破碎的《鏡子》,該如何修複?


紀錄片《鏡子》的最後,把落腳點放在“愛的認知”能力上。的確,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,人們創造和擁有了越來越多的物質。


然而,當我們花費更多的時間創造更好的物質生活時,卻極大地壓縮了和家人相處的時間,同時,也忽視了自己精神層次的成長。于是,離婚率越來越高,親子矛盾越來越尖銳。


可是,我們不要忘記,比起富足的物質生活,孩子們更希望父母能夠多陪伴自己,在這個過程中彼此了解,然後才有機會談到理解和共情。連相處的時間都沒有,何談彼此接納?


澤清是這樣評價訓練營的:“這裏的物質可能比外面差一些,但精神上卻比外面好很多!”由此可見,愛的匮乏,是孩子最不能忍受的缺失。可是,家長們愛孩子的能力太差了。


家長經常說“你是我的孩子”,這句話背後的含義是,你要聽我的!這種愛,是一種物化的愛,幾乎等同于控制。所以,質量不會太高。孩子需要作爲一個完整的個體被愛,而不是作爲家長的某件物品被愛。


作爲一個完整的個體,孩子有自己的想法和感受,如果愛孩子,就要接納他們最真實的想法和感受。哪怕,這些想法和我們最初對他們的人生規劃是那麽的不同,我們也要試著去理解,這種理解,就是家長的誠意。


愛孩子,還要保護孩子成長的動力,家長們不要因爲自己的焦慮,把孩子禁锢在自己狹隘的世界中。


這種困境最經常的表現形式就是,當孩子們提出自己的想法時,家長會本能地反對、從而提出一堆困難“嚇”退孩子。家長害怕孩子們受挫後會一蹶不振,想讓孩子避開一切風險,偏偏孩子們不怕受傷、想從失敗中獲取經驗。


這種成長的動力,是一種本能的需要,孩子只有滿足了這種需要,才能發展出更完善的自我動力,才有可能自律、自強。


所以,家長要學會分辨清楚,哪些事情是孩子真的不應該去做,哪些事情是自己出于擔心、不敢讓孩子去做。家長要學會克服焦慮、成全孩子。這種自我控制能力,是家長的自我成長,這有助于重拾孩子對家長的信心和希望。


世界上沒有完美的人,自然就不存在完美的父母。作爲孩子,當然不能一味地抱怨父母。除了期待父母的改變,也要把成長的動力回歸到自己身上。家長和孩子,任何一方獲得成長,都能將親子關系帶到一個新的境地。


我們最不希望看到的,是家長和孩子因爲某個矛盾苦苦糾纏、令生命停滯不前。我相信,唯有不斷的自我反思、自我完善,才能將自己愛的能力釋放出來。也唯有這樣,才能避免我們在壓抑自己的情況下,釋放出扭曲的、控制的愛。


當然,最理想的狀態,是家長還是孩子都能在愛彼此的路上,成爲更好的自己。


轉載自婚姻與家庭雜志
 

相關熱詞搜索:訓練營 紀錄片 鏡子

上一篇:揭秘央視紀錄片鏡子裏139期其他學員反饋
下一篇:紐特心理沙龍“巴林特”體驗小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