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心理咨詢領航機構
分享到:

心理咨詢

新浪微博

心理咨詢 當前地址:首頁 > 知識園地 > 心理咨詢 > 正文

紐特咨詢師探心之旅:只是時光,它不懂

發布時間:2019-07-07     浏覽次數:

(實錄):青少年的小說名《只是時光,它不懂》
文/王小春
 
 
01
 
今天,一到咨詢室,剛坐下,男孩就告訴我,他來營地到今天爲止一共一個月零兩天了。
 
寫這篇文章之前,我和他討論在文中隱去他的名字。那麽,我便叫他A同學吧。15歲,男孩,這是他第二次來到紐特。
 
就像上次一樣,他計算著時間,一天一天的,如此精准計算著。似乎又一次驗證了他那嚴謹的邏輯思維能力。想到他算出的“零兩天”,便是一天不差,我笑了。
 
我有些好奇:“你可是算著自己來了營地多久,還剩多久回去麽?”
 
他搖搖頭,眼神暗淡下來,有一些無奈:
“以前知道是81天,算著時間還能大概算出還剩多少天。但現在,時間卻是不知道的。”
 
停頓了一下,他接著說:“我很想知道父母是怎麽想的!”
 
“是指什麽呢?”
 
“我回去的時間、他們把我騙來到底是怎麽想的、他們的目的是什麽?”
 
沉默了一會,我想試著和他一起理清這個問題:“這個問題,看起來有答案,但似乎又沒有答案。”
 
見他睜大了眼睛看著我,我繼續說:“其實,父母想把你留多久,他們把你送來的目的,你是知道的……上次,你說你們在做家庭咨詢時交流過:父母希望你能正常上學,玩遊戲時間減少。上次你還說,這是他們主要目的。如果要回答這個問題,答案似乎是這樣的……”
 
是啊,可是,他還要問父母什麽呢?
我之所以說,這是個沒有答案的問題,是因爲父母想要的,與他知道自己真正能做到的,是有一定的難度的。
 
他說:是的,是的!
 
他做不到。他知道他做不到。
 
 
02
 
上次從營地回去後的那段時間,他努力過,他是真的希望能夠按照父母所想的,好好上學、少玩遊戲。可是,剛開始看起來似乎還不錯,他和父母也能坐在一起吃飯,但漸漸地,跟他們一起吃飯開始無聊枯燥起來。生活又開始變得無聊了,他又想到了遊戲,又開始像原來一樣,玩遊戲,很長時間的玩。
 
那段時間還發生了一些有意思的事。
比如,他寫了一部中篇小說,名字叫《只是時光,它不懂》,講的是他和四個最好的朋友之間真實發生的故事,快樂的和不快樂的,他都寫了。這部小說,來源于真實,同時又在真實的基礎上通過文字的渲染加強了他想要呈現的情感。
 
說到他的小說,他一直是笑著的,這是他不多的笑。那雙眼眯成了半彎,盛滿了快樂和滿足。
 
我心裏很欣賞他,能創作,能在創作中得到滿足,這是多麽好的體驗。
 
他的開心感染了我:
 
“真好啊,你的故事豐富,你可以一直寫小說,一直創作。”
 
 “是,可是,在家裏的時候,一打遊戲,什麽看書啊、創作啊。我完全沒想到要去做這些事。只有在這裏,我才想到靜下心來想這些。一打遊戲,我就什麽事情都不想了。”
 
他似乎在思考關于遊戲的事,也顯得有些沮喪。
 
父母的要求他清楚,但,他做不到。他心裏,其實也如同父母那樣來要求自己。但是他做不到。
 
 
03
 
在遊戲裏,體驗極致的刺激,打怪、升級。每一個遊戲關卡,帶給他全新的新鮮體驗和想要繼續探索的欲望。
 
那四個朋友,是他生命中唯一值得珍惜的朋友。
 
有一次玩遊戲,他連續玩了五個小時,沒有停歇。是因爲與其中一個朋友由于一件事鬧得不愉快。
 
遊戲,是他忘記煩憂的方式。五個小時,不快隨著投入升級打怪慢慢消散。
 
因爲是值得珍惜的朋友,所以才能那樣擾動自己的心緒。
 
他的快樂和不快樂皆因他們而起,他們是朋友,也是遊戲中組隊升級打怪的鐵杆隊友。
 
現實中,和父母之間總沒有什麽可說的。說起父母,他的表情嚴肅起來,感覺在談論著哪個陌生人一樣。
 
但,他又說,他想知道讓他呆在營地——他們,到底是怎麽想的?他們,意欲何爲呢?
 
似乎,他和父母糾結在一個相同的地方了:他問父母到底怎麽想的!父母問他到底是怎麽想的!
 
父母想知道他到底相通了沒有!能不能少玩遊戲好好上學。
 
他不能好好上學。即使他知道那才是一個讓人喜歡的好孩子應該去做的事,他想做一個好孩子,但他說,他做不到!
 
答案呢?這個問題其實是沒有答案的。
 
不,其實是有答案的。
 
就像一個纏著父母的孩子,他不爲糖果,也不爲陳列在遊戲櫃中琳琅滿目的積木和長長的玩具手槍。他纏著父母,要愛,要理解,要被認可,要父母不論他變成怎樣都對他不變的愛!
 
是的,要愛,被接納的愛!
 
 
 
04
 
所以呀,他知道自己在父母老師眼裏不好,他是頑劣的少年!沉溺遊戲,頑固不化。對,就是社會上、學校裏,甚至很多影視劇裏所認爲的,那種有問題的少年!
 
哀傷,絕望。幹脆自我放棄了吧!
 
“遊戲能帶給我極大的快樂。是任何東西都無法給予的。遊戲帶給我的快樂,相當于酒精帶給我的快樂!不,比酒精帶來的刺激更強烈!遊戲更像是我的精神鴉片!戒不掉,我也並不想戒!”
 
 
成長是難的,我想到他小說的名字:《只是時光,它不懂》。
 
因爲他人的不懂,他想要被人懂。
 
他要一點愛——不,是很多的愛。他要一點認同——不,是很多的認同。讓他能充分看到他自己的好。
 
他要被接納,而不是將他歸爲頑劣的少年。
 
這樣,他才能得些力量用來學習,才能在名字叫做“愛“的解藥下,將對遊戲的狂熱沖淡一些,再沖淡一些。慢慢、慢慢地,成長爲他自己的樣子——那個藏匿在他裏面的、那個小小的創作者的樣子。
 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婚姻是愛情的墳墓?婚姻專家說:讓愛情活在婚姻中是件嚴肅的事
下一篇:最後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