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心理咨詢領航機構
分享到:

家庭教育

新浪微博

家庭教育 當前地址:首頁 > 知識園地 > 家庭教育 > 正文

紐特咨詢師探心之旅:有一種愛,一直都在

發布時間:2019-07-07     浏覽次數:

 
父親象征著力量,責任、勇敢和承擔。與父親的關系質量,決定著一個人的心理發展水平,也決定著成年之後的社會適應性。
 
跟父親建立較好的親密關系的個體,比一般人更自信,有力量,人格獨立。能夠順利完成人生各個階段的任務,勇于承擔。
 
如果跟父親沒有建立較爲親密的關系,那麽個體容易顯得膽小,對自己缺乏信心,也很難發展出獨立的人格,社會適應性也較差。
 
大多數人的父親都不善于表達情感。男人重理性,很多父親很難細膩的表達對孩子的愛,以至于很多的時候,會讓孩子感覺不到父親在乎他,也不確定自己在父親心目中是重要的。
 
但在很多父親的心裏,對孩子的情感埋在心裏。他們較少用言語,大多習慣用行爲來表達他們內心的感情。
 
01
 
我的父親也是這樣的一位父親。
 
記得在我很小的時候,有一個夏天,父親用一種錐形小竹簍抓鳝魚。小竹簍裏面有一只小小的鐵鈎,父親在每只竹簍的鐵鈎上挂上蚯蚓,作爲誘餌。裝好誘餌的竹簍放到水田裏,當鳝魚聞到蚯蚓的腥味,爬進竹簍,只要他們吃鐵鈎上的蚯蚓,便也會被挂住,出不來了。

父親是每天晚上將裝好誘餌的竹簍放進水田,早上就到水田將竹簍取出來。每次當父親從水田取好竹簍回家時,我便早已醒了,看到每只竹簍裏都挂著上當的鳝魚,有的大,有的小。在父親手裏扭動著掙紮,鳝魚滑不溜秋,父親從竹簍裏取出,緊緊抓住,再將它們從竹簍裏放進一只木桶。在水桶裏繼續扭動,很多鳝魚糾纏在一起,夾雜著木桶裏水的聲音,組成美妙的音樂,那是關于幼時父親記憶的一種特殊的聲音。
 
那時候,我跟父親在一起。
 
當我開始念書之後,父親和我便不常這樣親密了。父親後來不再捉鳝魚了,也不再像當年那樣對我笑。那些小小的、錐形小竹簍,和那些扭動的鳝魚,也永遠留在我的記憶深處。
 
我覺得父親是不再愛我的。這種感受,伴隨了我成長曆程中很長一段歲月。

成年後,有一次和父親聊天。我問他記不記得在我幼年時那些小竹簍和鳝魚。
父親說當然記得。
我和父親一起聊起那些好玩的記憶。我跟父親說,後來的他不再像原來那麽好了。

父親聽到這裏,沒有看我,邊回想邊對自己也是對我說:

“那時候只想著多幹活,多掙錢,爲你們創造好的生活條件。我每天都在想這些,其他的,真的顧不上。”

我似乎體會到了一些父親的辛苦。

我想起那些用竹簍捉鳝魚的日子,父親每天都是晚上天黑之後將小竹簍放到水田,那是鳝魚出動的時刻。那時,農村的晚上沒有燈,到處漆黑一片。到了早上天不亮,父親又去水田取回裝上鳝魚的竹簍,回家時,天邊才顯出魚肚白。
農村人總是習慣早起,勤勞是骨子裏的。

父親從不說辛苦,總是那般堅毅。享受勞碌創造的價值。也歡喜看著我們享用他勞碌得來的成果。

他從沒有對我們說他愛我們。
當我明白了父親的表達方式的時候,我開始理解他,也慢慢釋懷。
 
我知道了,他並不是不愛我,我在他心目中也不是不重要,只是那份父愛他沒有說出來。他是用了他的方式養育我們,愛我們,照顧我們和母親。
 
 
 
有人說:父愛是一種默默無聞,寓于無形之中的一種感情,只有用心的人才能體會。
 
02
 
在我的工作中也接觸過很多父親,他們總體給我的感覺也是如此,很難表達對孩子的愛,親子間總是由此存在很多誤解。
有一次,一位父親到武漢做面詢。那時候他的孩子還在紐特營地。
咨詢快結束時,我看出他想著孩子,心裏牽扯著。
我建議他到武漢轉一轉,告訴他離公司不遠的武漢站有4號地鐵線,可以到武漢最熱鬧的地方。也可以換乘,可以去武漢最具特色的地方走一走。
 
過了一會,我到樓下的時候,看到他站在一樓辦公室外,遠遠地向籃球場方向張望,那時正是營地孩子室外文體的時間。在籃球場上,有幾個孩子互相追逐著。
 
他一直盯著跑來跑去的學生看,眼神很久都不離開。
 
後來,過了大概快一個小時,我到四樓有事。走到四樓辦公室走廊的地方,遠遠地看到一個人,在走廊另一頭的窗戶邊低頭看著窗戶下面。
 
原來,剛才那位父親不知道什麽時候又上了四樓。
 
那時營地的孩子們剛吃完晚飯,正並排著在窗戶外面樓下的水池邊洗碗。四口窗戶的視角。正好可以看到樓下水池洗碗的孩子們。
 
原來這位父親並不關注武漢站有幾號地鐵線,也不關心武漢有什麽特色的地方。
 
他只知道,籃球場有他的孩子。水池邊,他的孩子在洗碗。
 
他和孩子從孩子初二時開始交流不暢,仿佛在他們之間開始有一堵牆,將他們隔成仿佛兩個世界的人。
 
他對孩子的情感無處表達,他只是那樣癡癡地尋找,遠遠地、癡癡地看著。
 
每次上家長學堂期間,總有學生在咨詢的時候說,看到爸爸媽媽在四樓用眼睛尋找他們,看著他們。
 
這是每次家長學堂的時候很熟悉的一幕。每到下課的時候,總有家長在教室旁邊的窗口處,遠遠望向樓下活動的孩子們,搜尋自己孩子熟悉的身影。
 
03
 
在朱自清二十歲的時候,到北京求學。離開南京的時候,父親原本安排了人送。只是怕安排的人不妥帖,還是決定自己送。朱自清再三勸他父親不必送。
 
對于這一段,朱自清在《背影》中寫道:

我再三勸他不必去;他只說:“不要緊,他們去不好!”

到了浦口火車站,父親在月台攀上爬下爲朱自清買橘子的細節,深深留在朱自清的回憶裏:

他用兩手攀著上面,兩腳再向上縮;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傾,顯出努力的樣子……過鐵道時,他先將桔子散放在地上,自己慢慢爬下,再抱起桔子走。到這邊時,我趕緊去攙他。他和我走到車上,將桔子一股腦兒放在我的皮大衣上。于是撲撲衣上的泥土,心裏很輕松似的。過一會兒說:“我走了,到那邊來信!”我望著他走出去。他走了幾步,回過頭看見我,說:“進去吧,裏邊沒人。”等他的背影混入來來往往的人裏,再找不著了,我便進來坐下,我的眼淚又來了。

事隔三年之後,朱自清寫下這篇感動無數人的散文《背影》。他懷著對父親深厚的感情寫下這篇回憶性散文,因爲看著父親的背影,在那些細節裏面,他感受到了父親愛他的心。

想起有一年聖誕節,營地的孩子舉辦聖誕晚會。那時,恰好有一期孩子結營,他們在晚會上合唱了一首筷子兄弟的《父親》,送給他們教練。
 
很多孩子在唱的時候哭了,有的女孩抽泣起來。他們的主教練,忍不住背過身。孩子們看著他,他始終不敢讓孩子們看到他紅紅的眼睛。
 
那一刻,他像極了中國大多數人的父親:
 
話不多,看起來總有些嚴厲,很少表達對孩子的愛。
 
只是在孩子離家的時候,忍不住眼睛紅紅的。
 
那是他們真情流露的時候。
 
他們內心的情感,深沉如大海,表面看起來風平浪靜,不易察覺。
 
正如詩人米南德所說:
 
“沒有哪一個人真正了解自己的父親,但是,我們大家都有某種推測或某種信任。”
 
所以他們的情感,需要用心體會。用心去感受,便能捕捉得到那一份濃郁而深遠的父愛。
 
 
僅以此文,送給所有的父親!
 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紐特咨詢師探心之旅:青春期,當孩子開始長大
下一篇:最後一頁